微信扫码

  • 18610811377
  • 010-64737265

中国奶业的劣势,仅仅是成本吗?

分享到:
点击次数:245 更新时间:2018年12月06日14:28:15 打印此页 关闭

中国究竟有多少牛?究竟有多少奶?

这个数据一直没有清晰答案。

近日,全国畜牧总站公布“据对全国生鲜乳收购站监测,上半年累计生鲜乳产量970.7万吨”。半年970万吨?以此计算,一年就是1940万吨。这个数据和国家统计局公布的2017年牛奶产量3545.3万吨有很大的出入。即便考虑到部分牛场可能未纳入生鲜乳收购站的监测统计范围,中国牛奶实际产量或许已大幅低于国家统计局数据,中国实际奶源自给率或许比想象的低。中国奶业转型升级10年,产业素质提升超出了预期,但产业规模的增长并没有达到预期。一个佐证是《全国奶业发展规划(2009-2013年)》曾提出2013年奶类产量达到4800万吨的目标,而2013年奶类实际产量仅有3649.5万吨。

是该从“奶业大国”的梦中警醒了

2006年,我国牛奶产量提升至全球第三位,产业规模进入“大国”行列,但这么多年过去了,除了整个行业销售额持续增长,产量并无明显增长。产业规模增长乏力,直接原因是我国奶业在资源禀赋上不如欧、美、澳,国际竞争力弱,消费市场增量基本被进口挤占。但事实上,除了硬实力不足,我国奶业的软实力也是偏弱的,什么是软实力?通俗地说就是奶业政策法规标准的设定是否契合产业特性、需求和发展规律,另外就是居民消费信心、消费习惯、价格水平等因素是否支撑奶业的可持续发展。

欧、美、澳奶业之所以强大,不单是胜在土地成本低、饲料成本低、养殖技术先进,恐怕更胜在一些不易看见的方面,而这些不易看见的方面或许更值得我们学习,这些奶业强国在奶业监管方面的计划性、精细程度和对农民保护程度都值得我们赞叹。

他山之石可以攻玉,美国奶业监管政策值得我们认真学习

今天要介绍两个政策是美国在《2014年食物、农场及就业法案》中推出的毛利润保障计划(Margin Protection program for Dairy,MPP-D)和乳制品捐赠计划(Dairy product Donation program,DPDP)。

“毛利润保障计划”保的是牧场收益

毛利润保障计划是一项采用保险方式的补贴政策,由农场管理局(FSA)负责实施,以养殖场为单位申请该保险,农场管理局根据期货交易市场中大豆、玉米、牛奶的期货价格与养殖场的历史产量确定养殖场的毛利润(毛利润等于价格乘以销售量),从而设定保费范围,同时可利用农产品期货市场进行套期保值,每两个月进行一次赔付,当养殖场两个月期间的“实际牛奶毛利润”低于养殖场选择的毛利润保障水平,农场管理局就给予养殖场赔付,从而在一定程度上保障了奶农的利益,保证有效供给,稳定了奶制品行业的发展。

现假设美国某州有一个存栏10头奶牛的养殖场,负责人张三,该养殖场在2014-2015年由于行业不景气一直处于亏损状态,新政策颁布后,张三在2015年开始就申请加入毛利润保障计划。

根据测定他的养殖场2012、2013、2014年历史最高年产量为60吨,张三有两种投保选择,一是选择4美元/美担的巨灾风险保障水平,只需缴纳每年100美元的管理费用即可,农场管理局默认他的保障数量为其历史最高产量的90%;二是选择4美元/美担~8美元/美担(以0.5美元的幅度增加)之间的保障水平,保障数量选择牛奶历史最高产量的5%~90%,张三选择5美元/美担的毛利润保障水平,选择保障产量为历史最高的80%即48吨,则保障毛利润就是5280美元,张三需要要缴纳100美元的管理费外,还需缴纳每美担0.025美元(不同保障水平对应不同保费)的保费即26.4美元。

农场管理局每两个月计算一次赔付,保障数量就是所选数量的1/6,保障毛利润水平就是880美元,当前两个月过后张三算得自己的毛利润低于880美元时,农场管理局就会给予赔付,否则就不赔付,此时张三也不会有亏损。

“乳制品捐赠计划项目”重在市场调节,保的还是牧场收益

美国政府还推行了乳制品捐赠计划项目,当市场上某月牛奶收入与饲养成本之差低于最低保障利润4美元/美担(约合0.28元/斤)时,美国农业部会以市场价购买乳制品,捐赠给非营利性营养援助机构,以支持低收入群体,从而保证市场对乳制品的需求,控制价格大幅下降,一定程度缓和奶业市场的供需矛盾关系。

期待政府这只“看得见的手”发挥更大的作用

2008年以前,我国计划没有专门扶持奶业的政策。不可否认的是,2008年以来的十年间,奶业政策法规标准体系得以快速建立和完善,支撑了奶业走到了今天。但当前,市场供给短缺和质量安全问题已基本解决,当前奶业发展的一个焦点问题是养殖效益偏低,行业长期处于亏损状态。

不久前,具有30年养殖经验、被行业视为标杆的天津“大老李”牛场退出养殖事件值得行业警醒,这是一个非常危险的信号,如果养殖持续亏损,那么会有更多的“大老李”退出。行业迫切需要关注牧场收益、能有效市场调节的政策,比如奶粉收储、毛利润保险等。在遵从“看不见的手”运作规律的同时,如何用好“看得见的手”以及如何在供给过剩情况下调节需求,改变价格低迷状态是政府及有关部门亟待思考和解决的问题。

6月份,国务院办公厅印发《关于推进奶业振兴保障乳品质量安全的意见》,《意见》提出,“到2020年,奶源自给率保持在70%以上;到2025年,奶业实现全面振兴,奶源基地、产品加工、乳品质量和产业竞争力整体水平进入世界先进行列”。应该说,《意见》在养殖企业开办乳品加工厂、鼓励生鲜乳使用、修订标准等方面取得了突破,给行业发展注入了强心剂。

期待监管部门以更加雷霆的手段、更有力度的政策来扭转当前的困境。


文 | 刘浩  王玉庭  董晓霞

《中国乳业》杂志



上一条:国际大开放时代中国乳企如何应对国外乳业挑战? 下一条:关于举办第八届中国乳业科技大会的通知